“坐在金矿上”的国家,黄金快要采完了

观察者网 04-15

每日经济新闻 4 月 14 日消息,震耳欲聋的呜呜祖拉、现代化的体育场、市中心林立的高楼大厦可能是约翰内斯堡这座城市给大多数人留下的印象。

实际上,作为南非第一大城市与商业金融中心,约翰内斯堡还有一个别称—— " 黄金之城 "。

这座城市周围 240 千米的弧形 " 金带 ",分布着几十座金矿,连同周围诸多工业城镇和矿山构成了南非的经济中枢,开采黄金的巨额利润为这个地区带来了大量的资本,带动着南非这个 " 彩虹之国 " 的经济发展。

黄金毕竟是不可再生资源,总有开采完的一天,近年来,随着黄金储量的枯竭,金矿纷纷关停,曾经的 " 黄金之城 " 已经荣光不再," 彩虹之国 " 也走入困境之中。

南非黄金产量连续 17 个月下降

南非统计局 4 月 11 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国 2 月黄金产量同比下降 20.6%,这是连续第 17 个月下降,也是金融危机以来连续下降时间最长的一次

由于近期勘探量萎缩,南非现在的生产量仅占世界黄金开采总量的 6%,加上巴西和蒙古等国家已经找到了新的矿床,使得本就危矣的南非黄金市场进一步被挤压。根据南非政府此前的统计数据,自 1980 年以来,南非全国黄金产量下降了约 85%。

根据 Minerals Council South Africa 数据,从 2017 开始,南非 75% 的黄金矿厂已不再盈利。

就在上个月末,南非黄金生产商 Sibanye gold Ltd 宣布不会延长 Driefontein 金矿的寿命。Driefontein 金矿曾是非洲最大的金矿。据彭博社称,这座深度超过 3200 米的金矿去年产出了约 30 万盎司黄金,仅为 20 年前峰值产量的五分之一。

南非最大的矿业公司 AngloGold 主席 Sipho Pityana 曾在 2018 年表示:" 黄金是一个夕阳产业。无论你做什么,都无法改变这一点。"

Harmony Gold Mining Co. 前首席执行官伯纳德 · 斯瓦内普尔认为,南非的黄金开采很可能在本世纪中期濒临灭绝。

据南非统计局称,以 2013 年的产量计算,南非会在 38 年后采完黄金,118 年后采完煤矿,239 年后采完铂金。

曾有分析师警告称,包括南非在内的世界黄金产量在过去几年的急剧下降,可能预示着全球黄金总产量总体下降。

根据 2018 年 GFMS 黄金年鉴显示,2017 年,全球黄金据报为 3246.5 吨,这一数字比前一年下降 5 吨,这是自 2008 年以来首次出现金矿产量下降。

在去年九月的丹佛黄金论坛上,世界黄金协会(WGC)主席兰德尔 · 奥列芬特(Randall Oliphant )表示,世界可能已经到了一个 " 黄金峰值 "。

早在 2016 年,世界知名矿产资讯平台 Mining 就对全球金矿数据进行了分析,得出的结论是:未来越来越不容易发现金矿了。

南非黄金矿工待遇低

南非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黄金生产国。1970 年,南非的黄金产量甚至占到全球总产量的 75%。

这个标志性的产业不仅创造了巨额财富,还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在此期间,铁路公路等基建行业大肆兴起,使得南非迅速成为非洲大陆上经济最为发达的国家,风光一时无二。

根据路透社报道称,1980 年,采矿业占南非国内生产总值的 21%,对经济至关重要。

但是近 10 年以来,随着储备耗尽,基建老化,南非,这个曾经全球最大的黄金生产国正以一种不可逆转的疲态走向末路。

自 2007 年至今,伴随着产量近乎腰斩和从业人员骤减三分之一,南非已经从黄金产量第一国的宝座上跌落至当前第八

南非存在大量难以开采的金矿,并且矿业劳动密集程度很高,这令金矿商备受压力,不得不减少人员支出来维持这些金矿的运营,这也加剧了这个国家的失业率。

在 2004 年至 2015 年的十年间,黄金行业的 18 万名雇员中虽然已有三分之一被解雇,但仍有不少人会再次非法进入已经被关闭的矿区企图谋求生计。

南非金矿的开采方式较为落后,数十年来,南非的采矿行业依靠着廉价的劳动力大军来支撑,生产力远远落后于世界其他地区,矿石甚至是由采矿工人使用手持钻机开采出来的。

南非矿工的待遇非常低,大量给矿主打工的农民没有周末休息,每天工作 12 个小时,日薪只有 5 美元,童工的日薪是 2 美元,甚至是 1 美元。

2018 年,南非全年矿业事故死亡人数为 81 人,较 2017 年的 90 人减少了 10%;但是高于 2016 年的 73 人。

在 2012 年 8 月,南非曾爆发了大规模矿工罢工,要求提高工资,但最后却有 1.2 万名工人被他们的雇主解雇。

目前,南非的金矿从业者都将希望寄托在了约翰内斯堡西南平原地下 3000 米的南深金矿(South Deep)上,彭博指出,这座金矿的目标是要成为世界第二大已知含金矿体。该矿床寿命高达 70 年,能够减缓南非黄金产量下降的速度,它的成功对南非金矿行业的未来至关重要。

但问题是,这座巨型金矿并没有为它的所有者 Gold Fields 公司赚到一分钱。相反,该公司在这座矿山上花费了约 300 亿兰特(23 亿美元)。不过,该公司首席执行官 Nick Holland 仍然相信,对这座金矿的投入是值得的。Holland 表示,南深金矿有可能是世界上仅存的两个大型矿体之一。

" 彩虹之国 " 的困境

金矿产业的衰落折射出南非如今面临的困境。

据南非统计局数据,该国 2 月矿业产出同比下降 7.5%,除了黄金产量下降 20.6% 外,还有钻石产量下降了 48.3%,铁矿石产量下降了 20.7%

作为主要产业的采矿业萎靡不振,连累了南非的经济发展,据南非统计局 3 月 5 日公布数据显示,南非 2018 年经济增长率仅为 0.8%。金融是支撑南非经济增长的主要领域之一,而建筑业、采矿业和农业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负增长。去年一二季度,南非经济连续负增长,从第三季度起,经济恢复增长。

由于矿业及能源上游工业发达,造成产业结构失衡,整个国家缺乏中下游的完整产业链,很大程度上需要出口初级原料至其他先进国家,加工生产后再回销。而近年来随着几个全球主要经济体增长放缓,南非这种依赖出口的经济增长模式也面临很大挑战。

民众收入差距失衡也是南非经济的一大困境。南非中高收入阶层以白人为主,习惯消费欧美日等地的高质量、高价位产品。而占总人口数 89% 的有色人种和黑人,多选用本地产的中低档产品。据统计,南非白人占有社会消费总量的 60%,而黑人只拥有消费量的 40%。因此,南非政府称白人消费市场为第一经济,黑人消费市场为第二经济。

世界银行今年 1 月的发布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报告,预计 2019 年南非经济增速为 1.3%,虽比去年增速有所提高,但落后于其他新兴经济体,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增长表现最差。

截至 2018 年第四季度,南非的失业率已经达到 27.1%,并且从 2008 年开始从未低于 20%。

报告显示,内需有限、政府可支配资金不足、失业率高、家庭信贷扩张增长缓慢等仍是影响南非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预计未来几年,南非经济仍将保持缓慢增长。


观察者网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